Zachary Shaw

一个五岁儿童
退圈啦。

【HAPPY KUNTING DAY 09:00】三次蔡徐坤试图向好朋友表白,一次他没有

*本篇属于在众太太作品中滥竽充数系列(。)

 真的是he……

 祝大家节日快乐啦!


        今天是2018年2月14日,农历十二月二十九,星期三,情人节。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会在睁开眼恢复意识的那一瞬间出现在自己脑海里。这种宛若新闻联播的仪式感在此刻竟并没有不合时宜,因为重点落在了最后三个字上,

        “情,人,节”。

        上铺传来秦子墨微弱的鼾声,平日里已经习惯了的噪音在这个凌晨竟使我出奇地烦躁。侧过头去试图透过厚重窗帘的缝隙瞥见一丝晨光,一无所获,漆黑的天色依旧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我干脆闭上眼,扯过被子继续睡觉,一切不切实际的疯狂幻想至少要等到天亮再去尝试。

 

0.

        是这样的,我决定表白。表白对象是朱正廷。

        这似乎有些令人惊讶,不过就时机来看应该水到渠成——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关于表白我已经密谋了很久,说实话从见到他第一眼就产生了这个念头,任何人看到他宛若仙子般翩翩舞动的模样,应该都会心动的,我也不例外。所谓“一见钟情,见色起意”,大概就是这样子吧。

        但遗憾的是我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典型代表,生怕表白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当然前提是我们是朋友。

        于是我花了很长时间和他成为朋友,剩下的时间,则用来寻找天时地利人和的时机。

        于是,今天,情人节,我,朱正廷的好朋友蔡徐坤,决定出击了。

 

1-1

        “你觉得早餐应该喝粥还是喝汤?”

        “我觉得应该喝豆浆。”

        “……美好的情人节非得要从冷笑话开始吗?”

        我握着豆浆杯的手顿了顿,抬头看了眼餐桌对面的朱正廷。

        他在抱怨了以后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继续吃饭,用饭匙舀了一勺碗里的粥,凑到嘴边微微低头吹着热气。升腾的雾气模糊了他的脸,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他的好看眼睛,也巧妙地避免了他发现我凝视他的视线。

        蔡徐坤,说啊。

        “嘿!你们吃完没有?”这声音一出现我就知道没戏了。Justin拉着范丞丞出现在对面,朱正廷连忙大口吹了吹,捧起碗喝掉了剩下的粥。

        “我吃完了!你好了没有啊?”他抬头问我。

        我盯着他脸上粘着的米粒,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了他,淡淡地应了句:“嗯。”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纸巾擦了擦嘴,戴上了放在桌子上的眼镜。

        朱正廷和Justin说说笑笑走在前面,我咬着吸管,和范丞丞跟在他们后面走出了食堂。

        美好的情人节?拉倒吧。我喝完了最后一口豆浆,把杯子丢进了拐弯处的垃圾桶。

 

1-2

        全世界都在过情人节。

        一些母胎solo的同学,比如周锐,在这个难受的日子里,发出了绝望的哀嚎。他靠在练习室的墙上,拨动着手里的琴弦,面色凄惨地唱着,钱正昊在旁边给他和声:

        “我等的狗~你在多远的未来~”

        周围一片哄笑。

        另一些单身的同学,比如王子异,选择化悲愤为力量,把单身的痛苦转移到了练舞上,一上午就没停过。

        而我不一样。我有强烈的预感能在今天摆脱单身。

        ……虽然,现在还没有行动。

        不过心里怀着这样的动力,感觉练习事半功倍。我对着镜子,一边寻找balance,一边偷偷观察着朱正廷。

        他在教室的另一边和周锐他们一群人聊天,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当然他不是在偷懒,据我观察,他练习得已经很好了。不是我吹,除了他自己之外应该就我最了解他的状况了。

        好,等他到这边来,我就表白。

        ……

        ……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我对着镜子重复跳了几十遍,他都没有过来。直到中午吃饭的铃声响起,我转过身穿过人群寻找他的身影,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大家陆陆续续都去食堂了,我站在空荡荡的练习室中央,掀起衣服下摆,擦了擦额上的汗。

 

1-3

        找到朱正廷时,他正一个人在一间练习室练舞。我推开门进去,他看见我手中的水,伸手关掉了音响,笑着走到我跟前讨水喝。

        我把水递给他,目光扫过他汗湿了粘在额头上的刘海和泛红的冒着热气儿的脸颊,看样子是渴坏了。

        他接过水,拧开瓶盖,昂起头往嘴里倒着。

        啊,不碰瓶嘴的啊。我心里有点小失望。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着,汗珠沿着颈部线条往下滑落,流过锁骨的沟壑后匿在了衣领里。

        我突然也觉得有点渴。

        四周安静得不像话。咕咚,咕咚,是他喝水的声音。嘭嘭,嘭嘭,是我心跳的声音。偌大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

        表白啊,蔡徐坤,你还在等什么。我咽了咽口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

        “诶,你也渴了吗?”朱正廷突然开口问道,我吓得一抖,想说的话都吞回了肚子里。

        “啊……不是不是,那个,你喝……”我语无伦次地应着。

        “没事,我不喝啦,谢谢你。”朱正廷抹了抹嘴,把水还给了我。

        “其实我想说……”我挣扎着试图小声解释,但他碰巧转过身打开了背景音乐的开关,喧嚣的音乐声霎时盖过了我苍白无力的话语。

        “嗯?你说什么?”朱正廷凑近了些问我。

        我冲他摆摆手示意没事,他不明就里,还是起身继续练舞了。

        我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便悄悄退了出来,轻声带上了房间的门。

        还是算了,他这么认真,我怎么忍心打扰他。

        至于表白……也算了吧。

 

2

        于是这一天就这么结束了,确切地说是即将结束。我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个平淡无奇的周三,回想着一次又一次错过的机会,久久难以入睡。

        直到门外突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谁啊,大半夜敲门。”秦子墨嘟嘟囔囔地翻了个身,在上铺的他和钱正昊面对这种状况显然没有下床开门的觉悟。周锐没吭声,似乎已经睡着了,然而我们都知道他没睡着。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我只能从被窝里爬出来,瑟缩着跑去开门。

        我打开门,愣住了,门外是朱正廷。

        朱正廷似乎也愣住了,接着深色复杂地看着我,示意我到走廊上去。

        “有什么事吗?”我抱着臂跺着脚,要说不冷是不可能的,身上这件单薄的睡衣根本没有御寒作用。

        他似乎很紧张,看着我冻得发抖,皱了皱眉,却迟迟不开口。他小口地呼着气,在走廊微弱的灯光下凝成了一团团水雾。

        “那个……”他一咬牙,终于挤出一句话,“明天就除夕了,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噗,明天的话,干嘛不留到明天说。”我听了后不由得笑出声,他这个样子还真是可爱。

        他没理会我,蹙眉咬着嘴唇,神色有些犹豫。

        “没什么事我就回去咯,晚安。”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打算转身回房间。

        “等一下!”

        他突然紧紧地拉住了我的手。他手心里满满都是汗,看样子他真的很紧张。我转头看向他,他侧过头躲开了我的视线,仿佛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声音颤抖着小声对我说:“我喜欢你。”

        “蔡徐坤,我喜欢你。”

        ……

        等等,我没有听错吧?

        我错愕地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他说他,喜欢我?

        他说完后长舒了一口气,松开我的手把我推回了房间,“快回去吧,别着凉了。”他转身小跑着离开了,甚至没等我回复一句,

        “我也喜欢你”。

        接着我像僵尸一般挪回了床上,继续尝试入睡。

        睡不着。

        秦子墨的呼噜声还真是吵。

 

3

        今天是情人节了,我也许应该表白。

        划掉“也许”,我该表白了。


4-1

        我打算表白了!

        ——真是,Justin为什么偏偏这时候来啊。


4-2

        他过来我就表白。

        ……他为什么还不过来。

        ……算了,我去吃饭。


4-3

        我该开口吗?

        再等一下下。

        ……等等,他走了?

        好气啊。

 

5.

        朱正廷,你要勇敢点。错过了今天,你就要一个人过情人节22次了。

决定了,去他寝室找他,现在还不算太晚。

        ……真的可以吗?

        好吧,如果给我开门的是他,我就表白。四分之一的机会,让上天帮我选择吧。

        “咚咚咚。”

 


 *本篇是我从搞笑艺人风格转变为不知所云风格的力作!(喂)

当然最主要的作用是抛砖引玉啦!下面请大家欣赏 @姬霸霸霸霸王_十娘 太太的作品!(海豹式鼓掌)

 


评论(39)

热度(664)